(诗)冰凉的雨季

图片来自网络

九月,风的季节

我从清晨开始割草

收获的只有三分之二的黄昏


多情的星期三

缄默的星期六

总有水汽漫过时间线

在窗前结成浓雾

爬上我的眉眼


于是,我与经年的沙做伴

没有迷途也没有信仰

唱针般地循环让我变得哑然


而我还在笑,梨窝里满是雨水

哽咽的表情说明我不是个好演员

哦,冰凉的雨季

玫瑰还是玫瑰,花香已无意义

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