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散文)雨后的夜

又是午夜附近,我的猫儿懒懒地爬在床尾,时不时变换着最舒服的睡姿。而我,一个习惯晚睡的人,精神世界才刚刚打开。

以往,在这个时间段,我会沉浸在一本书里。这种习惯也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,并非单纯地输入某种共鸣或常识,时间久了,成为一种生活。今晚,我没有看书,只想静静地融入这夜色之中,独享这份寂静。

此时,雨已停,风恰好经过窗前,带来某种湿润的况味,像秋天的红树林,迷一样的路径,连鸟都会流泪;像流浪者的眼睛,在装满星辰的路上,丢失了一个个太阳;更像一个打井人在无尽沙漠里的迷茫。

夜,似乎放松下来,如窝在靠背椅里的我。不知怎的,突然想起毛姆的多部小说中关于靠背椅的描写,也可以说是一种观点。他觉得坐舒服的靠背椅会助长人的惰性,唯有在苦行中前行,才能完成自我修养的一小部分。于是,我挺直了后背,远离那使人沉迷的柔软靠背。

咖啡在夜里多了一份热烈,缓缓上升的蒸汽爬上了我的眉眼,我的额头。真想抽一根烟啊,可是,我已经戒了。曾经觉得烟很温暖,也善解人意,它知道冷暖之间的距离,知道孤独有几层含义,知道你累了的时候给你几分抚慰,知道你苦的时候给你一些蜜意。有些身不由己其实就是一种缘分,就如我肚子上这长长的伤疤,它已经增生,变厚的红褐色让我无所适从,然而,经过五个月的时间洗礼,却变成无奈的亲和。我知道,余生,它已是我的一部分。

那只黑狗已让我赶走,我并不想知道它来自哪里?为什么要在我的身体里寄居?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快乐?一切似乎都回到时间的齿轮上,我不再想要轻生,毕竟活着也是一份责任。阳光依旧,只是,我的笑容里少了玫瑰的成分。

我必须再饮一杯咖啡,在这个让我平静的夜晚。我想感谢很多人,只是我不想说出口。感谢你,还有你们陪我走过了心情沼泽地。是的,我怕和人们打交道,怕交流,怕人家盯着我的眼睛看。而彼时的我很热衷于社交的,甚至是同事及朋友口中的暖场王。

可能到了一定的年纪,也看得透彻了。沉默也变成了日常的主色。

在这里,我想援引鲁迅先生的箴言:"人一旦悟透了就会变得沉默,不是没有与人相处的能力,而是没有了逢人作戏的兴趣。"还是鲁迅先生能说到点上。对,是对一切都淡然了,眼里只容得下真实。

在这个雨后的凉夜,我怀念我的星星,虽然它们没有性别,没有名字,但会在蓝夜里一次次升起。当思念变凉的时候,那些星星也下落不明。时间之后,我把紧握的石头埋进心里,让它们长成岩石色的蝴蝶。

风慢下了脚步,与夜同行。凉台上的花儿都醒着,它们抚摸着时间的秀发,并酝酿着明天的花朵。暗处的秋虫弹奏着蓝色的小夜曲,声音很温婉,传得很远。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芬芳,我想起星期三下午轰隆隆的割草机以及操作师傅那汗津津的脸。我的猫儿还在床尾昏睡,时不时蠕动一下,宛若一只软绵绵的大虫子。它笑了,露出粉色的小舌头。或许,它的梦里都是星星。

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。